兔绒洗成“纯羊绒” 有网店羊绒衫不含绒

3月1日,清河县娥二庄村一家羊绒衫洗衣作坊,左侧铁质圆筒状机器就是“洗衣机”,地上塑料桶内装着柔软剂。

3月2日,清河县东高庄村,商家工作人员为一批正要发货的针织衫贴上“85%羊绒”的标签。

河北清河县一些羊绒生产厂家用羊毛、兔绒代替羊绒,羊绒标签随便写;天猫淘宝有羊绒衫店售假

今年2月底至3月上旬,新京报记者在河北清河县东高庄村及周边多村调查发现,一些羊绒生产厂家存在“以次充好”、“虚标羊绒含量”等造假行为。在这些厂家手里,羊毛甚至兔毛、兔绒经过洗涤等工序后,摇身成为“纯羊绒”。所谓的羊绒含量标签更是“爱写多少写多少”。

这种几乎不含羊绒的羊绒衫批发价约二三十元,最终被销售商当做纯羊绒衫,高于批发价数倍甚至数十倍的价格投放市场,卖给消费者。这些工厂代加工的背后,还出现了一些知名服装品牌的身影。更常见的是,他们通过淘宝、天猫等电商平台,自产自销假羊绒衫。

新京报记者在淘宝、天猫3家卖羊绒衫的店铺分别购买了“100%羊绒”的衣服送检,结果一件羊绒衫的主要成分为羊毛,一件羊绒仅占三成,另有一件甚至未检出羊绒含量。

清河县多位从事羊绒衫生产销售的商家承认,此乃“公开的秘密”。洗衣已成为羊绒造假过程中最重要的环节。

娥二庄村距清河县城不足10公里,40岁的吴琴经营洗衣作坊已10余年。在她家面积约300平方米的院子里,洗衣房设在朝北的厢房,房间内有大型烘干机、两台大型洗衣机、一台家用洗衣机和一台脱水机。

吴琴告诉新京报记者,一件羊绒衫被织出来后,还要经过洗涤、晾干等工序才能被打包销售。一些商家在其他作坊买好成衣后,会拿到她家来洗涤。

根据用的洗料不一样,洗成羊绒衫的费用也不一样。普通针织衫的洗涤价格为5.5元/公斤,一公斤约四件衣服。含量高一些的绵羊毛衣服,洗涤价格为6元/公斤;山羊绒则是10元/公斤。

洗涤的过程并不复杂,也不需要特有的工艺和手法。吴琴说,一台大型洗衣机每次可以洗30多件“羊绒衫”,加上一台家用洗衣机,一次可以洗近70件衣服,所需时间不超过40分钟。把衣服放入洗衣机,加入特制的洗涤剂,放水,机器自动漂洗。

“洗完之后绒面才会出来。”吴琴说,加了特制的洗涤剂后,即使不含羊绒的衣服,也能洗出和纯羊绒一样轻柔顺滑的手感,“一般消费者看不出来。”

实现羊绒手感的秘密在于洗涤中普遍使用的特制洗涤剂,当地人称之为“柔软剂”。

在吴琴的洗衣房,这些乳白色的柔软剂被装进一个蓝色塑料桶内,洗衣服时按照比例进行添加,“100斤的绵羊毛需要约10斤柔软剂。”吴琴说,这些柔软剂都是村里人自己调的,有专门生产柔软剂的作坊。

吴琴所说的柔软剂作坊位于娥二庄村3号院内。这是一个普通的民居,进入大门后,地上摆放着大量蓝色塑料桶,每个桶高约1米,桶口直径约50厘米。

作坊主陈明介绍,这些桶都用来调制柔软剂。在陈明调制柔软剂时,新京报记者闻到一股浓烈刺鼻的味道。他自称柔软剂含有从石油里提取的化学试剂,对人体无害。

现场有大量已包装好的柔软剂,上面没有生产厂名和厂址,没有统一品牌名字,有的写着柔软剂、有的写着缩绒剂。陈明说,包装好的柔软剂是客户定制好的,“也是三无产品”。

对于这些柔软剂的去向,陈明说,主要供应给东高庄村、娥二庄村等地一些洗衣作坊。

王双庙村一名村干部表示,因为环保等问题,娥二庄村和东高庄等村都不能设有洗衣厂,“如果有,属于违法经营。”

有厂家介绍,一斤绵羊毛六七十元,一斤山羊绒则高达七百余元,原料价格相差十倍多。因此就有人用含量不高的羊绒,或者羊毛、兔毛、兔绒等代替羊绒,以降低成本。

在清河县东高庄村、娥二庄村等地,制成一件羊绒衫需要经过梳羊绒、纺纱线、横机纺织、缝合、洗涤、打包定型等步骤。除了个别大型加工厂可以进行全环节的生产,羊绒衫制作的各个环节分别由不同的小厂家承担。这些小厂家大多是家庭式作坊。

将这些家庭式作坊串联起来的是一种在当地常见的“共享订单”模式。一些大的工厂在接到订单后,会把订单下放,根据不同的工序拆分给各个小厂家,最后给予每个小厂家相应的费用。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一些小厂家几乎没有厂名和招牌,他们的工厂往往就在自己的住处。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质量法》规定,产品必须有产品质量检验合格证明,以及中文标明的产品名称、生产厂厂名和厂址等。缺少这些可视为“三无产品”。

在东高庄村从事纺织加工近10年的赵军说,所做的衣服都是“白皮衣服”,除了一个尺码和含绒量的标识外,没有任何信息。

东高庄村的王勇从事羊绒制品行业20多年,他说,如今有的商家直接用羊毛、兔绒来冒充羊绒。

羊毛来自绵羊,羊绒产自山羊身上,是山羊粗毛根部的一层薄薄的细绒。每只绵羊每年可以产几公斤羊毛,每只山羊身上只能收获几十克羊绒。一只绵羊的毛可以做成多件羊毛衫,做成一件羊绒衫则需要多只山羊的绒。因此在价格上,羊毛制品相比羊绒制品要便宜很多。

2月28日晚上,在王勇家里,3层不锈钢货架上摆放着近一万件针织衫。“这些衣服根本不含羊绒,每件最多含20%的羊毛,别人拿过去,都当羊绒衫卖。”他说。

大部分不含有羊绒的羊绒衫最终通过贴牌等方式,以高于批发价数倍以上的价格流入市场。

王勇说,他所生产的不含羊绒的“羊绒衫”每件成本价在20元左右,批发价控制在20元至30元不等。找他拿货的经销商,大多按羊绒衫的价格卖,贴上自己的品牌后,每件卖价超过100元,净利润是成本价的5倍以上。

一些厂家称,贴牌一般是两种方式,一是他们生产完之后自己贴牌,第二种是只负责生产,最后被买家买走后他们自行贴牌。

东高庄村的罗东介绍,他们在接到定制订单后,会在当地寻找作坊做衣服,之后再把商家的水洗标和产品商标打包在衣服上发货。

在罗东的仓库,一名女工将一件白皮衣服拿过来后,先进行折叠,再把衣服的尺寸标识贴上,随后从一旁拿出一个商品合格证和品质保证卡订装在衣领处。

在商品合格证上,写着“羊绒85%”、“天丝15%”字样。罗东说,这里的所有衣服都是针织衫,不含羊绒,但是手感很好,批发价35元一件。

对于商品合格证上所标注的“羊绒85%”、“天丝15%”信息,罗东称,这些标签是客户发过来后,按照客户需求帮忙贴的假标签。

在罗东这里,原本不含羊绒的衣服转眼间变成含85%羊绒的高品质羊绒衫。对于这种情况,罗东并不觉得奇怪,“假标签可以帮忙贴,至于含量,爱写多少就写多少。”

像罗东一样,王成军也有他的方法。他不仅销售纱线,也可以定制成衣,主要是仿冒其他品牌的衣服进行销售。

3月1日至6日,新京报记者多次前往清河濮院羊绒制品市场调查,发现市场内一些商家所销售的白皮衣服,衣服上没有厂名、厂址,没有品牌信息。“每件衣服都可以洗出羊绒衫的手感,衣服的羊绒含量可以随便写。”一名商家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Previous post 河北省玉田县职业技术教育中心数控车床实习实训设备项目二次询价采购公告
Next post 供暖前暖气片一定要打压试水